阿坝藏族羌族 【切换城市】

首页 > 房产资讯 >新闻内容

线上租房,为房产经纪人带来新的机遇

2020年09月16日 10:38

今天租客网跟大家说一说中介行业经纪人的现状。

作为地产行业的一支特别的队伍,他们大多是20来岁的年轻小伙子,拿着偏低的底薪,常年907,在大城市里租房生活的人。每天都在为指标奔波,使出浑身解数来开单。

大多数的房产门店渐渐活跃起来,穿着西装的房产经纪人开始恢复了正常的上班。而疫情之后的城市还是显得有些萧条,来看房源的人几乎没有,门店里的中介经纪人也闲不住,和周围的小贩坐在一起聊天。

还记得过年前的房产经纪人是这样的:

“阿姨、姐、叔叔,要不要看房子?这套房子最近做活动超低价,不来看看吗?”,几乎在每个城市的主干道、大型超市、公园的旁边,你都能看到一个个西装革履、手持单页戴着xx公司工牌的房产经纪人。

小编曾看到过一句话:有人的地方就有房产经纪人,有小区的地方就有中介门店。

房地产中介有个“小阳春”的说法,指的是在春节结束之后的一段时间,是房产经纪人开单最好的时期,这个阶段换工作的白领比较多,租房市场十分活跃;家里有孩子需要上小学的家庭,也要筹备学区房。所以,无论是二手房还是租房,都会迎来一个爆发。

但是,这个春节,一场疫情,令一切成为泡影。

现在的房产经纪人,近况着实不太令人乐观,几个月没有开张的大有人在。

小王是一名房产经纪人,前几年楼市还未进行调控的时候,他一年的佣金都有20多万,但近两年随着楼市的持续调控,房地产市场逐渐变冷,不断的有人离职,也不断的有新人进来,靠着自己的努力,疫情未发生时,他还是能成功地开单,虽然收益虽然比前几年少但是生活绰绰有余。

随着疫情,房产市场越来越差,即便现在的他依旧很努力,可他已经连续4个月没有卖出房子了,而上一单的销售佣金还要2个月以后才有可能拿到,连吃饭都成问题。

走投无路的小王一口气装了很多房产平台APP,在每一个平台上都进行尝试,最终的目的只有,就是想开单,最后通过租客网的线上分销和VR看房成功开了一单,这一单帮他度过了难关,最起码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了,小王很开心。

作为房产经纪人的苦与累,相信只有真正扎根于房产经纪行业的人,才能够深有体会。

疫情当下,给房产经纪人的工作开展带来了很大的困难,每一位房产经纪人都需要更加高效便捷的工具,租客网平台实时VR看房的优势,在了解客户真正的需求的同时,也能从各方面节省客户和经纪人的时间,让客户感觉到房产经纪人的高效率,减轻房产经纪人本身的工作强度。

现在这个社会,互联网是最基础的设施,几乎所有的公司都在向互联网所靠拢,力求提高效率,降低成本。房产行业也不例外,疫情期间,房产行业严重依赖于线上互联网。无论是买房还是购房,客户先进行线上VR看房都是必不可少的一个环节。

将房源信息放到线上,多了一个信息分发渠道的同时,也为客户和房产经纪人带来了便捷。

机遇,永远属于有远见的人。


关键字:

相关推荐

逐条详解寒武纪首轮问询,直击AI芯片独角兽的“硬核”逻辑

5月7日晚间,科创板受理企业寒武纪披露首轮审核问询函与相关回复。出身中科院计算所的人工智能芯片独角兽寒武纪,自宣布申请科创板上市以来,便引来业内各方高度关注。公司成立四年以来,已经历6轮融资,投资方中不乏阿里巴巴、国科创投、中金资本等重量级企业。4月10日,寒武纪申请状态变更为被问询。27天后,“初试”答卷出炉。第一财经记者注意到,首轮问询一贯秉持了科创板审核问询的基本逻辑——详尽细致。问询涉及6大方面、20个问题,从发行人股权结构、主营业务、核心技术、财务信息、风险揭示等向投资者揭开芯片巨头的“面纱”。新业务贡献六成营收上交所给出的第一问,关于寒武纪的股权结构。根据申报材料,陈云霁(寒武纪创始人陈天石的哥哥)曾在寒武纪兼职期间参与过公司部分研发工作,但在公司创立不久后即离开公司,目前在中科院计算所担任研究员、博士生导师。问询函要求发行人说明,陈云霁在发行人处的兼职时间,参与的主要研发工作,对公司核心技术、产品形成发挥的作用;离开后是否仍对公司进行技术指导或合作。对此,寒武纪回复称,“陈云霁并未直接参与产品技术研发的具体工作,对于公司的核心技术及主要产品的形成无重要作用。且相关研发成果及专利权均归属于寒武纪有限。”寒武纪还指出,陈云霁自2016年11月离职以来,未参与公司的产品技术的研发工作及技术指导。科创企业主营业务的含金量与未来的发展、盈利能力关系密切。据招股书介绍,寒武纪目前主营业务为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智能计算集群系统,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三大业务线。公司采用Fabless模式(无晶圆厂),并为客户提供芯片产品与系统软件解决方案。2016年起,寒武纪先后推出了终端智能处理器IP,包括1A、1H、1M三款产品。由于该系列产品成为公司销售收入的绝对主要来源,公司被部分媒体质疑其营收过度依赖于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招股书显示,2017和2018年,公司终端IP授权业务收入分别为771.227万元、1.17亿元,对主营收贡献达到98.95%和99.69%,公司A为主要客户。上交所在二问中,对公司的主要产品、市场竞争状况、采购等方面连发数问。要求说明,IP授权业务2019年收入大幅下滑的原因及是否持续性,公司是否面临产品研发上的技术难点或壁垒;公司A未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的原因,是否因产品无法达到客户要求,公司A未来是否继续采购发行人产品。从寒武纪的回复来看,终端智能处理器IP业务已不再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其云端智能芯片及加速卡产品、智能计算集群系统逐步成熟,贡献了2019年主要营收。数据显示,2019年终端智能处理器IP授权业务同比2018年下滑41.23%,实现销售收入6,877.12万元;智能计算集群业务业务板块扛起大旗,贡献当年总营收的66.17%。另外,寒武纪表示,“公司A选择自主研发智能处理器,不再继续采购寒武纪产品。除报告期内已达成的合作外,寒武纪未与其签订新合同。”此外,2018年,寒武纪从公司A取得的收入已包括固定费用收入、提成费用收入。2019年以来,由于IP产品已经完成交付,当年主要从公司A获取提成费用收入,固定费用收入相较于2018年下滑较大。问询重点覆盖财务信息资金密集、投入成本高、研发周期长、盈利释放缓慢是芯片企业的普遍特征,企业现金流的健康与否显得格外重要。在首轮问询中,寒武纪的财务会计信息被重点问询,包括存货、应收账款、研发费用、银行理财产品等,共计11问。从披露的信息来看,近三年来,寒武纪逐年加大研发投入,体现了“硬核”科创属性,且营收录得三年50倍增长。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营收分别为784.33万元、1.17亿元、4.44亿元;同期研发投入分别为2986.19万元、2.4亿元和5.4亿元,研发费用率分别为380.73%、205.18%、122.32%。累计研发投入达8.13亿元,是同期累计营收的1.43倍。需要注意的是,寒武纪目前还未实现盈利。2017年~2019年,寒武纪净利润分别亏损3.8亿元、4104万元和11.79亿元;扣非净利润分别亏损2886万元、1.72亿元、3.76亿元。即便尚处于亏损状态,寒武纪的现金流方面表现不俗。公司不仅手握大把现金,且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远低于科创板已上市企业。Wind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科创板已上市企业,最新一期应收账款占比总资产均值约16%。2017年~2019年,寒武纪的应收账款账面净值分别为441.09万元、3,264.44万元、6,460.87万元,占当期末资产总额的比例分别为0.75%、1.07%和1.38%。此外,截至报告期末,寒武纪货币资金、银行理财产品共计43亿元。对于大额银行理财产品,寒武纪表示,2017年、2018年、2019年公司实际购买理财本金发生额分别为3.8亿元、53.95亿元、115.79亿元。截至2019年末,上述理财已分别赎回3.8亿元、53.95亿元、77亿元。且上述理财产品不涉及定向投资,投资对象不涉及公司的供应商、客户或关联方。不过,对于手上大把现金足以覆盖在研和募投项目的情况,上交所要求公司说明,募资的必要性及对资金的预算规划。寒武纪称,集成电路产业更新迭代快,公司各产品线未来会参考每18~24个月推出一代新产品的节奏进行迭代。预计未来3年内仍有其他5~6款芯片产品需要进行研发投入,或仍需30~36亿元资金投入。

2020年05月09日 10:29

房产中介门店该如何活下去?——这个问题不难解决

今年的中介行业让大多数的中介从业者感到有点冷。自2017年开始,中央就提出了房住不炒的理念,随着这一理念的提出,紧接着就是针对房地产行业的政策调控,多数一二线城市随着政策不断的进行限购限贷的规定,经过一两年的持续调控,一二线城市的房产行业逐渐开始变冷,再加上2020年初的一场疫情,更是打的中介行业措手不及,许多中小中介门店纷纷倒闭关店。生存还是淘汰?成了中小中介者最艰难的选择。老李是一家中介门店经营者,在早几年在深圳市某区开了一家中介门店,主要是经营做房租出租。前几年的时候业绩还算不错,但是近两年的老李却十分的着急上火。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一些大品牌的中介开始不断的挤压市场,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在市场上的占有额本就低,再加上被大品牌限制,生意越做越差,门店随时面临着无路可走关门倒闭的局面。其实,在过去的十年里,像老李这样的小中介们,不管市场有多激烈,始终都没有被市场淘汰过,市场好的时候开门做生意,市场不好的时候就关门歇业,不管何时,这些中小中介依旧顽强的存活了下来。而如今的市场上,放眼望去,各大品牌的中介店竞相开放,一条街能看见五六家门店,中小中介的门店却很少能看见了。前几年,这些中小中介靠着对各个社区的精通了解,有着自己独家获取房源的渠道。但随着近两年互联网浪潮的来袭,中小中介一时跟不上市场的节奏。在众多中介品牌开始向互联网转移与资本进行合作的时候,大多数的中小中介却因为没有品牌影响力和专业的网络管理,而逐渐的被市场所淘汰。如今的房产中介市场已经形成了巨头垄断的局面,资源的日益减少让中小中介的生存现状十分堪忧。很多像老李这样的中小中介也都想着有一天能做大做强,但苦于一直找不到突破口和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也曾想过加盟一些平台,市场上的平台很多,但要找到一个合适自身发展的平台却不容易。有的平台品牌号影响力很强,但能得到的房源、金融支持很少,中介平台加盟的门槛很低,但有着很大的不确定性。找到一个各方面都完善成熟的平台,成了中小中介的唯一出路。对老李来说,他对加盟的平台有着自己的要求。首先要有资源,有能力整合各个中小企业,不会让各个中小企业,成为一座座孤岛。其次,要有强大的后台支撑,有着专业的交易员,包括办理后续的交税、出证等,帮助中小中介尽可能地提高交易能力;最后就是能够在互联网方面有一定的影响力,毕竟对中小中介来说,品牌影响力是一个硬伤。经过多方对比,老李最后选择了加入租客网。不仅共享房源,又能给中小中介强大的后台支持,既有线上资源,又有线下资源,多面发展。市场是不断的在变化的,作为房产中介的老李也在变,在如今的市场大环境下,唯有顺势而行,迎合市场,才能持续不断的发展下去。

2020年05月05日 11:23

租客惠:作为商家,你知道怎样增加门店的大流量吗?

就在某火锅品牌和某餐饮品牌忙着为涨价道歉的时候,某外卖平台又因高佣金提成上了热搜榜,一时间成为各行各业高度讨论的话题。4月10日,广东省33家餐饮协会表示某外卖平台在举国抗疫期间,依旧坚持高额佣金以及排除公平竞争的独家条款,让一众餐饮商家不堪重负,要求某外卖平台取消“独家合作限制”等垄断条款,降低外卖服务佣金等。在疫情期间,餐饮行业受到的影响较大,虽然很多城市都已经完全恢复了堂食,但是店内的客流量甚至还不到疫情之前的一半。外卖的需求量骤然增长,让诸多商家绝望的同时也看到新的希望。平台抽成太高是这次广东餐饮企业集体起诉某外卖平台的主要理由。据调查,一般的商家平台抽成佣金大概在20%左右,长期与平台合作的商家在16%左右,而新开的餐饮店则高达26%左右。不得不说,26%的佣金抽成确实很高。一家普通的餐饮店一单的利润大概在30%左右,如果某外卖平台真的是抽成26%,也就代表着商家把一半以上的利润给了外卖平台。疫情期间餐饮业受到的打击十分大,某外卖平台的佣金不断的提高对商家来说更是雪上加霜。对商家而言,入驻外卖平台自然是为了获取更多的收入,可是大多数的收入都被平台抽走,自然就导致了此次某外卖平台被联名进行投诉的局面。关于外卖平台佣金设置的到底合不合理,作为消费者我们自然不太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随着佣金的上涨,商家自然也要提高产品的价格,最终为佣金上涨买单的还是我们这些消费者。对此次联名投诉的事件,某外卖平台也就此做出了回应。表示,并不是外界想象和传言的那样。2019年自己也才刚实现收支平衡,第四季度每单的利润仅2毛钱,真的暴利的话,也不会连续5年的时间都在亏损。并且八成的商家佣金是在10%-20%之间,并不是市场上所说的20%及以上。而且平台的大多数收入都用于了平台维护和配送方面。关于此次的回应是真是假,我们不知道。本以为疫情之后,会暴发一轮消费狂潮,如今看来,餐饮商家寄予厚望的报复性消费,能不能实现还是一个未知数。仔细一想,确实,2020年的一场疫情,很多人不是被裁员失业就是薪资减半停止了主要经济来源,但车贷、房贷、信用卡、花呗等又不能停,银行卡里本就因为疫情而捉襟见肘,再加上各大企业纷纷涨价,据消费者称,某火锅品牌一碗米饭七元,调料10元/人,消费者纵使想消费,面对高昂的价格,也要望而却步了。对商家来说,涨价并不是万能的,企业不断尝试消费者底线的后果就是像某火锅品牌和某连锁餐饮品牌一样,惹怒消费者,最后道歉,就算最终价格下降,但在消费者的心理,对品牌的好感度怕是要一落千丈了。面对外卖平台的高昂抽成和疫情之后消费骤减,作为商家该如何自救?身为消费者的我们又该如何实惠消费?不妨寻找更多的一个合作平台,比方说“租客惠”。“租客惠”是租客网旗下一个专门为商家和消费者带来优惠的项目。作为消费者,在吃喝玩乐之前,可以先在租客惠中领取优惠券再下单,即可享受最低价!没钱也可以过“潇洒”的生活。作为对商家,入驻“租客惠”,可以借助租客网平台的大流量,实现商家营业额的增长和知名度,最重要的是入驻租客惠没有高额的佣金抽成哦~疫情之后,企业想快速回笼资金可以理解,但是受到疫情影响的不仅仅是企业,每一个人都受到了不同的影响,希望企业在考虑自身的同时也考虑下作为消费者的我们。

2020年04月17日 12:07